999.jpg

 

自從成為難民以後,我們歷經了一段非常痛苦和艱辛的時期,那時我們很努力的一起工作,而康楚仁波切擔任了主要的角色。現在,當此寺院開光的吉祥場合,我們有薩迦的法嗣出席,還有仁波切的贊助者、學生和其他有關的人士到場。他們主要來自台灣,還有其他許多不同的國家,全部聚集在一起。

首先,我想表彰,由於仁波切無限的決心、努力的工作和年復一年的堅持,才有這個寺院的成果。它雖然不是很大,但仁波切把它蓋得很漂亮,兩旁有僧眾的住處,裝飾得很好。仁波切把這座寺院蓋得很成功,我要恭喜他。這是仁波切至今所有努力工作的成果,我要謝謝他。除此之外,我沒有特別的話要說。

身為難民,我們和其他難民不同,對於祖先留下來的純淨佛法傳統,我們負有責任。和這有關的是我們獨特的種族和語言。在語言、藝術、醫藥、因明和哲學的作品中,我們豐富的語文遺產不但對西藏人有價值,也是全世界宗教和文化的財產,對他們也有助益。

因此,打從流亡開始,我們就設法重建我們自己,獲取現代的教育,並且在我們職位上做所有難民們要求我們做的事。特別是,這是我們獨特的宗教和文化,做為難民,我們必須盡力支撐、維繫和培育它們。這是我們的責任。

從西藏三個區域逃出來的難民,包括苯教在內,都已重新站穩了腳跟。當然還有一些問題,但總的來說,我們的生活已經很好。現在,康楚仁波切,他自己是寧瑪派的修行者,但他並沒有宗派的成見,他有信心和清淨的覺知,他的心是清淨的。他和偉大的第五世達賴喇嘛的二十五淨相《具秘密印》有特殊的因緣。因此,在我法座所在的達蘭薩拉,他建了這座寺院。

仁波切蓋這座寺院本來有一點疑慮。一方面,能夠蓋這麼一座寺院,那會有多好?但另一方面,他的年事已高,結果會是什麼呢?仁波切無法決定,於是來找我,而我作了占卜,結果非常好,所以我鼓勵他開始他的計畫。事情就是這樣開始的。有一陣子仁波切相當虛弱,可是情況又轉好了。現在所有事情都完全的成功了,他感到愉快和樂觀,事情真的變得很圓滿。

如同宗教部長說的,佛陀的教法最終必須在自己的內心去發覺。透過對法和基、道、果的學習和訓練,以及對常見經論的研究,我們發展出智慧的領悟,那是所有經論的本質。但是佛所轉的法輪是那麼的廣大,所以我們必須發展內在的證悟,才能達到佛陀全知的境界。所以,我們學佛的人,學習的結果應該是降伏我們的心。事情就該是這樣。

我們要學習各種經教,包括毘奈耶(律)、阿毘達磨(論)和修多羅(經),讓所有的內容-戒、定、慧-適用於自己,融合經教和證悟為一體。如果一個人這麼做,把它傳給十個人,十人傳給百人,百人傳給千人,這就是所謂的「傳法」。如果我們不能落實學習和內證,不論有多少的佛教徒,都很難說佛法已經傳播出去了。

在仁波切的致詞中,他已經把計畫說得很清楚,這裡是僧眾們的家,遵守寺院生活的三個基礎,並且研習印度的偉大著作。他也提到了龍欽巴的《七寶藏》,這好極了。現在許多寧瑪的修行者會告訴你他們接受了《四部寧體》,但很少人提到《七寶藏》!現在還有一些有關龍欽《七寶藏》的注釋口傳仍然存在,正確的研讀它們,就如同正確的研讀印度的經典論著。

研讀它們,並且修持寧體。研讀《七寶藏》和龍欽巴的《三休息論》,尤其是獨特的《心性休息論》,其中談到在共的修行階段如何修心的章節非常精彩。以此為基礎進而研讀《七寶藏》,它含蓋了密續的所有要點。研讀《法界寶藏》或《妙乘寶藏》,它們都是令人驚歎的著作,研習它們一定會得到利益。

教導緣起法的主流傳統著作,例如《中觀論》和《釋量論》也是非常重要的。你們有支持信心和信仰的師君三尊像,你們應該研讀堪布菩提薩埵的《中觀莊嚴論》和《攝真實論》。這麼做,代表你們的寺院涉獵了基礎,也擁有自己的特色。這樣非常好。如果你們還有適當的法會行事曆,那就會很好,不是嗎?

偉大的學者世親說:「本師的教導包含了兩方面,那就是教法和證法。不要忽視它們,修行是唯一的路。」所謂的「唯一」,意指修學教法和證法的唯一途徑,是透過研習思惟和實際修行。他說得很明白,沒有其他的辦法。

寺院蓋好了,這真的很棒。仁波切從西藏帶來的僧眾已經分散各處,現在你們有了一座這麼美好的寺院,也許你們會從附近找一些僧眾來。這麼一大群四處遊歷的僧人,沒有誰一定會長久住下來。也許現在情況比較改善,你們會有比較多穩定的僧眾。總之,寺院蓋好了,或許你們可以結合研讀和實修來修持教法。

仁波切和我都希望,這裡成為一個偉大五世《具秘密印》的實修道場。你們有偉大第五世的塑像,也有一尊龍欽巴像。對《七寶藏》和《三休息論》負起責任,還有偉大五世的著作,尤其是《具秘密印》。這樣會很好,不是嗎?

許多人的努力成就了今天的結果,主要是仁波切、他的子女和他提到的其他人。謝謝你們的努力。許多贊助者也來了。你們是「佛法的守護者」,你們提供了寺院的建築、僧眾的教育、醫藥和其他需求,因而積聚了巨大的功德。你們成立了基金會,讓人們得以研習和修證,來延續佛法。這些有形的奉獻所積聚的功德,你們應該把它回向於完全的覺悟。這是很重要的。

不要有世俗的動機,希望得到長壽,或者免除疾病,或帶來好運,或事業成功。最好是想到如何讓佛法透過研讀和實修而持續下去,並且發願你們的奉獻能利益法界所有眾生,帶給他們暫時的快樂和長遠的幸福,最後引領他們成佛。以這種方式來祈請,把功德回向於為了眾生而成佛,這會使你們的功德更為有力和遍滿。這樣思維是很重要的。

佛法根植於慈悲,而得自於緣起正觀。如同你們奉獻於維繫這些教導,你們也應該盡力的發展慈悲;為此,還要思維抉擇的智慧以及諸法緣起的本質。如果你們能夠做到這些,就不會辜負了「佛法的守護者」這個名義。

我常對那些對佛教有興趣的人說:「佛教不只是信仰,信仰必須以智慧來支撐。從智慧生起的信仰,才是不可動搖的信仰。」因此,學習經教是那麼的重要。將來,如果讀經學院發展起來,你們可以回來加入行列。那豈不是太棒了,是嗎?你們可以稍微要求多一點,你可以說:「我是贊助者,現在我來這裡學習,我需要好一點的房間和好一點的食物。」你們提供了物資給這間寺院,最好也能培育你們和佛法在精神上的聯繫。隨著計畫的發展,你們或你們的子女都可以來這裡學習。

今天早上我表達了希望仁波切長壽的願望。我對他說,他和我之間彼此有不可動搖的信心,也有清淨的精神聯繫,成為法友或師徒。今天仁波切以真誠的心供養了一個長壽薈供,我很感激也感到高興。台灣弟子用藏文唱誦了一段祈請文,雖然你們不知道字面的意思,你們作了祈請,我很喜歡,也謝謝你們。

宗薩學院新蓋了一棟大樓,我在那裡訪問的時候說,印度的佛教寺院有兩種類型:第一類型由一群核心弟子開始,人數慢慢增加,最後學生沒有地方住了,設備不足,寺院只好擴充。宗薩開始的時候很小,但是由於堪布貢噶旺秋的祈願,學校不斷成長,需要新的設施。

另一類型從寺院開始,沒有什麼人,你必須找人來住!這就是仁波切的方法,先蓋寺院,然後才召集僧眾。這也是密續修行的開展方式。首先你在禪定中觀想壇城住處,然後,你才開始觀想住在壇城裡面的本尊!這就是仁波切的方法。他先蓋寺院,然後僧眾從東南西北四方到來!這樣還是會很好!

寺院靠近我的住處,附近還有上密院、一間尼院和諾布林卡會館。在這村子裡,有許多機構,致力於研究許多不同領域的西藏文化,例如佛法、醫藥、藝術和語言。這裡已經呈現了那麼多樣的文化領域,而這座寺院將使它更為完整。我們對它有很大的期望,我想說,我認為事情會很順利。我沒有其餘的話要說。謝謝你們。謝謝鄰居們今天前來。

最後,仁波切總是不知疲倦的工作,仁波切還是應該注意自己的健康。他應該去看看西方的和西藏的醫生,並且修持長壽法。他總是為西藏的出世與世俗的福利祈禱;當需要他服務的時候,他總是盡其所能做好。你還是應該繼續這麼做。為了仁波切的長壽,他自己應該要生起繼續利生的意願。而我,我會為他祈禱。

謝謝大家。

 


lcg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